厦门南京旅游攻略组

在时间的江河洪流中,对话百年武汉

better2021-10-12 08:09:48



如果把一座城比喻成一个人,上海大概是衣着精致的都市白领,杭州是举着雨伞的水乡姑娘,北京是仗义的老炮儿,那么武汉应该是深沉又略带匪气的中年汉子。

 

当我们身处于其中的时候,无时无刻不被他所感染着,却很少去寻访这气质的由来。

 

没有一座城市是没有历史的。

 

如果把一座城比喻成一个人,建筑就是这座城市的骨骼,是这座城市的年轮。了解一座城市的内核和精神,就必须去挖掘这座城市里的建筑——历史无声的见证者。

 

从1918年,到2018年,

两个人的轨迹中,

让我们一窥百年之间,

武汉发生了什么?


 

 

1918年 · 汉口新市场

 


“走,听戏去。” 逢周末,奶奶都穿着花衣裳带我去新市场。每一次我都满心欢喜,24个铜板换一张门票,从百货到饭堂,从理发店到浴池,从电影院到动物园,这里应由尽有。我喜欢仰着头看着气窗的穹顶,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乘电梯奔向开放式的塔厅。

 

爸爸喜欢和他那些做生意的伯叔们聊晚会,赛马,俱乐部这些话题,我就喜欢和小伙伴们聊“新市场“里的电影,新画册,热气球表演这些新鲜玩意。



2018年 · 新民众乐园

 


夏日清晨的薄雾还没有散去,我穿过中山大道,来往的行人不多,街边上的店面稀稀散散的陆续开始营业,往前几百米,就是新民众乐园。这里初名新市场,曾改称血花世界,人民俱乐部,民众乐园,已经不复初建的样子。保留着临街的圆顶大厅门楼和两翼3层楼房,剧台也失去了它的作用,曾经武汉人的娱乐中心,泯然商场矣。

 


 

 

1922年 · 吴佩孚公馆

 


武汉的租界区也叫富人区,前前后后都是公馆,听说每家公馆都有着好看的洋楼和花园。

 

所有公馆里,我最喜欢也是我唯一参观过的就是吴佩孚将军和张氏夫人的住宅。这所公馆与众不同,它的院墙仿照旧时总兵官邸,骑马式墙头,墙体宽厚,墙头可容几个人并排通行。

 

公馆坐落在安静的街道上,但离闹市区不远,离京汉铁路也非常近,假如离开汉口,或者从北方来汉口,在此沿铁轨上下火车非常方便,没必要非得去大智门。

 

如此,便可以理解为何公馆二楼是护兵兵营。



2018年 · 吴家花园

 


回过头往东走,南京路上的吴佩孚公馆,更多人知道的是“吴家花园”。毫不起眼的大门,坐落于南京路与吉庆街交汇处食铺中间,特意来寻,我很容易就找到这间老宅。


西洋式的楼阁,常春藤高傲的藤蔓沿着荒凉的墙向上攀缘,堂内有馥郁的楠木香气,绿意笼罩,这里曾属于天主教会,用作干部住宅,开过茶社,如今已经不再对外开放。

 




1928年 · 璇宫饭店

 

 

二十年后,我已经从一个奶奶身后的小毛孩变成了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,我在武汉一家银行上班,这个星期我要接待一位来自上海的贵宾客户。

 

客户很重要,他点名要住璇宫饭店。于是,我每天下了班就往璇宫饭店跑,在步行街上来来回回无数趟。

 

“每个房间都有小阳台,每一块砖都来自德国,三洋电视,柜式冰箱……”我是这样向主管汇报繁华江汉路上唯一的三星级酒店,还不忘推荐酒店的武昌鱼和中心百货六楼热闹的歌舞厅。

 


2018年 · 璇宫饭店


 

因"才饮长沙水,又食武昌鱼"而闻名的璇宫饭店已经只剩下招牌,楼下的麦当劳成了整栋楼生意最好的地方,街上穿着短裙的姑娘们踩着高跟鞋踢踢踏踏的匆匆而过,穿着或时尚或怪异的主播拿着手机直播,楼里餐厅的服务员在下面拉着来往的行人。


没有人会停下脚步,品味这座1928年欧洲古典建筑。

 



1931年 · 金城银行汉口分行

 


正面的七间八柱,西式古典廊柱样式,它的台座非常高,进门后需上21级台阶才能登上首层地面。

 

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-金城银行汉口分行,这个起家于天津的“金城银行”虽是民营,却是中国重要私营银行之一,被称为“北四行”的主要支柱。因员工宿舍“金城里”与银行大楼一体,所以它也是我住的地方。

 

听过太多路人或者朋友感叹过它的美丽,毕竟中国建筑泰斗庄俊并非浪得虚名。宽大的旋转楼梯,喷泉小花园,你很难想象这是在中山大道上,出门即是车水马龙,灯红酒绿。它虽从未被全城瞩目,却一直屹立于汉口最重要的主干道上,前着繁华,后倚喧闹。

 


2018年 · 武汉美术馆


 

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南京路的武汉美术馆,是一座矗立在市中心,路中央的"艺术之岛",刚结束的武汉·印象——长江主轴新画卷展,用画笔记录了长江作为城市脉络的记忆。直到现在,这座八十余年的“艺术之岛”,依然默默等候着我。

 



1957年 · 长江大桥

 


武汉关的钟声敲打了十下,武汉长江大桥落成通车典礼正式开始。第一列火车通过1670米的桥梁上时,鸣笛声巨大,长江上过往的船只也响起汽笛声。

 

数不清的和平鸽和彩色气球一起飞向天空,交通车辆排着整齐的队伍通过大桥,这是我出生以来见过的最正式也最隆重的现场。

 

大桥上和大桥两岸五万观礼群众一片欢腾,我们全家老小都在其中,那阵势虽比不上天安门前的阅兵,但每个武汉人当天的心情都是无比激动。 

 


2018年 · 长江大桥



“龟蛇锁大江”,中间是一条跨越天堑的长江大桥。


2005年,一部由作家方方著作改编的电影《桃花灿烂》在全国上映,让不少人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看到了“诗意的武汉”。2006年在戛纳电影节“一种关注”单元获得最佳影片大奖的《江城夏日》,几乎所有场景都在武汉拍摄,雄伟大气的长江,鳞次栉比的高楼,江滩、轻轨、珞珈山还有江城的街景,以及火辣辣的武汉话,都被电影一一记录了下来。

 




1986年 · 晴川饭店

 


家住汉口,工作也在汉口的我对汉阳的记忆一直是模糊的,直到今年,新建的24层晴川饭店成为了武汉最高建筑,我才对汉阳刮目相看。

 

女儿跑月票,每月在长江大桥上过,看着江边那栋漂亮的白房子时,总会感概:什么时候可以到那里住一晚呢?在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心里,它始终是个高不可攀的地方,一晚的房费比得上工薪阶层夫妻俩一个月的工资,这个高档的涉外酒店,也成了大家炫富的地方。

 


2018年 · 晴川饭店

 


1986年,武汉最高建筑是新建的晴川饭店,24层,高88.6米,成为当时武汉的“第一高楼”。如今的晴川饭店,在周围林立的高楼中垂垂老矣,我在泛黄的玻璃里听到了历史的声音。

 


 

 

1918·2018年 怡和洋行

 


最后,我来到了怡和洋行。


没有深入过武汉街区的人,很难体会闹中取静的那份情调。百年前,汉口开埠,各国经济涌入,工业化进程在这座城市有如江流一般快速发展,英商怡和洋行,成为第一个在汉口开设的洋行。

 


如今,透过沿江大道怡和洋行汉口分行旧址,我依然能看到它叱咤汉口的风采。


怡和洋行在武汉沉默了太久,曾经的怡和洋行住宅,如今变成珞珈山街房子,清水红砖外墙,红瓦坡顶,壁炉的烟囱已经长出了野草。

 


百年的时间在这里交汇,我们终于在这里重逢。

 

停泊的“汉口号”离岸,叱咤汉口黄金时代的怡和洋行跨江入海,如今已发展成拥有多元化投资业务的跨国集团——怡和集团。作为怡和集团重要业务单元,香港置地成立于1889年,是亚洲历史最悠久的地产集团之一。

 


再遇武汉,香港置地以沉淀129年的品牌理念及国际视野,经过深入城市的发展研究,布局华中,进入武汉,联手武汉本土知名企业卓尔控股,落子汉口宏图大道。植根汉口中心区向外延伸的新后湖板块,位于国家级创谷的起点,在未来产业及人口聚集的规划下,汉口的下一个城市热带即将诞生。

 


以约80万方(总建筑面积)城市综合体——梦想特区项目,整体规划于武汉轨道交通2/3/8号线交汇的超级换乘站——宏图大道站之上,融合前瞻性城市规划设计理念,融入武汉城市文化,汇集住宅、商业(规划中)、写字楼(规划中)等多元业态于一体,汇聚百年精粹,传承匠造经典,以现代精工品质住区,启幕高端人居生活,开启深耕武汉序章。

 

建筑的发展印证着时代,时代的变迁又改写着建筑,武汉的未来,一个更精彩、美丽而值得期待和书写的未来,需要新的标志,新的建筑。

 

而建设这些建筑的香港置地,本身也是百年武汉血脉中的一部分,是这座城市的“归人”。


这是一场历时百年的重逢,它还会以建筑的形式延续在武汉的未来里,成为武汉的迹忆。


text littleyiyi/二十四口

photo Santa

部分源于网络



你最喜欢的武汉老建筑是哪一栋?

点击文末右下角留言

你那么有趣,扫码一起better 



推荐阅读:

· 武汉咖啡地理 | 穿行西北湖路,偶遇三家咖啡馆和一个咖啡老饕

·  我参加过很多葬礼,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一只猫的葬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