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南京旅游攻略组

六朝烟雨‖刘越石、于谨:南朝皇族陵墓石刻暨名人古迹攻略(南京篇)

随园小札2020-10-25 12:11:37

点击蓝字,关注我们

诉说和南京的点点滴滴



得越石授权,刊发于本公众号,转载需得到授权。阅读原文可直接至知乎专栏。

此游记与 @于谨 同写。

       翠微秋晚,试闲登绝顶,徘徊凝伫。一片清凉兜率界,几度风雷貔虎。
       钟阜盘空,石城瞰水,形势相吞吐。江山依旧,故宫遗迹何处。
       遥想霸略雄图,蚁封蜗角,毕竟无人悟。六代兴亡都是梦,一样金陵怀古。
       宫井朱阑,庭花玉树,偏费骚人句。此情谁会,橹声摇月东去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念奴娇(元·张野)


       我们这四天在南京参观了很多博物馆和名胜古迹。作为献给中国中古历史粉们的攻略,本文主要介绍南京市郊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古迹遗址,以南朝皇族石刻为主。

       很多南朝陵墓石刻位于南京和丹阳。我们此次南京行的一大目的也是为了一饱眼福。下图是南京地区南朝陵墓石刻的地理分布表。

因时间有限,我们此行参观的郊外古迹如下图所示。

       按照原定计划,我们包车(用常用旅游APP)游览刘裕初宁陵、萧宏墓、 萧秀墓、萧恢+萧憺墓和佛狸祠遗址。

       我们在另一天打车(用常用叫车APP)去了陈霸先万安陵。我们早上8:20包车出发,下午2:20回到酒店。其实即便包括陈霸先万安陵,包车旅行也可以在一天内完成,但考虑到费用和时间,我们把陈武帝陵排到了另一天。租车比包车划算很多,有驾照的朋友可以考虑租车。

       南京及附近的朋友建议自驾游。南京叫车系统也比较发达,但全程叫车游(费用会比包车低一些)会耽误不少时间,并存在风险,尤其是从佛狸祠遗址回到市区酒店可能叫不到车。

       车行的一大好处是:上图所有地点都可以在常用导航APP上精确定位。

       这些古迹的地图APP名称分别是:“初宁陵石刻“、“萧宏石刻公园”、 “甘家巷小学“、“萧恢墓石刻”、“太平禅寺”、“万安陵石刻”。


note

1

宋武帝刘裕初宁陵

我们先去宋武帝刘裕的初宁陵,因为陵墓石刻位于路边,因此前往时一定要注意向左右两处看。两个守墓麒麟坐落于马路两边,车尘飞扬而过。生前叱咤风云、死后亦誉满青史的刘裕,留给今人的守墓石刻却饱经风吹雨打之侵蚀,颇有沧桑凄凉之感。此时此刻, 脑海中唯一想起的就是辛弃疾的名句——“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”

刘裕陵前石刻的整体特征是古朴,造型稳健庄重,线条勾勒清晰但样式不多。两只石兽分别位于路两边,其中一只石兽的腿部有所损坏,但经过人工修复后,风采依旧如初。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石兽上方没有亭子或玻璃罩的保护,石兽仍要忍受风雨的侵蚀。

@于谨按:两只石兽皆可见,为看到第一只而兴奋的朋友们一定要注意还有第二只!

note

2

梁临川靖惠王萧宏石刻公园

接着我们前往栖霞区仙林大学城学则路上的萧宏石刻公园。萧宏石刻就位于公园内部。公园占地面积庞大,整体约有75亩,其中水上面积20亩。景色秀丽,四周郁郁葱葱,流水小桥环绕其间。作为齐梁诸萧郎中最无德无才之人,萧宏生前身居高位,获得梁武帝极大信任。北伐节制诸将,面对强敌临阵脱逃,导致主力死伤无数。洛口惨败,台城大骇。作为文臣,他也是出了名的贪赃枉法,还与武帝女儿乱伦,却屡得武帝宽容。萧宏死后却倍享殊荣,获赠“靖惠”之美谥。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如今当地政府竟为其建立异常奢侈的主题公园,如此殊荣,“气吞万里如虎”的宋武大帝却无由获得。这也许和石刻保存完整程度有关。萧宏墓前现存一对辟邪、石柱、龟趺、石碑。据介绍,东辟邪比较剽悍凶猛,是现存南朝无角(有角为麒麟,无角为辟邪,麒麟为帝王规制,亲王墓前一般只用辟邪)石兽之冠,西辟邪仅存残块,我们这次并未见到。石碑文字俱已磨灭,难以辨识。现存辟邪流畅的脚趾线条和硕大的尾毛清晰可见

note

3

梁安定康王萧秀石刻

接下来我们驱车前往甘家巷小学看校园门内的萧秀石刻。与刘裕陵和萧宏主题公园相似,“甘家巷小学”也可以在常用地图APP找到精准定位。小学因放假关门,但我们通过电话与门卫联系。门卫大爷很痛块地放我们进去:)

安定康王萧秀是兰陵萧氏皇族诸郎典型代表,美姿仪、高学识、精明强干。墓石刻是南朝墓石保存最丰富、规模最完整的一处。一石柱础、两石辟邪、三石碑、两石座,皆在下图。

note

4

梁鄱阳忠烈王萧恢、始兴忠武王萧憺石刻

我们接着驱车调头,沿路向甘家巷小学西南方向往回走500米左右(注:若追求绝对意义上的“顺路”,可以先看萧恢、萧憺石刻,再去甘家巷小学)。行至路口,右侧有一面积较大却略有隐蔽的社区公园。进入公园向里走便可看到萧恢石刻,继续向前便是萧憺石刻。萧恢墓的东西两辟邪都保存完整。萧憺墓仅保存一辟邪,但有一字迹较为明显的神道碑。可惜此碑外大门紧闭,根本无法拍照。

萧恢、萧憺、萧秀都是政绩十分优秀的梁朝宗王代表。萧恢出镇外藩,“境内大治”、“百姓赖焉”。《梁书》评价萧憺“王有佐命之元勋,利民之厚德,契阔二纪,始终不渝,是用方轨往贤,稽择故训,鸿名美义,允臻其极。”萧秀死讯传来,“四州人裂裳为白帽哀哭以迎送之。雍州蛮迎秀,闻薨,祭哭而去。”


@于谨

按:我们离开萧恢、萧憺墓时,侧后方突然出现三只惶惶如亡命的小羊。它们像是受到惊吓,一路飞奔至萧憺辟邪,藏于其身下,方得安定。萧憺出镇外藩勤政爱民,征召回朝时百姓做民歌颂之曰:“始兴王,民之爹。赴人急,如水火。何时复来哺乳我?”这些农园的小羊也许“代入”了一代贤王治下安居乐业的百姓吧!


note

5

后魏太武帝佛狸祠遗址

我们接下来尝试去栖霞区新合村狮子冲看宋(一说陈)文帝陵墓,但碍于新置路障未能实现。于是,我们驱车北上渡长江,到太平禅寺寻觅佛狸祠遗址。渡江时突迎瓢泼大雨,颇有“风雨佛狸愁”之感,正是“季子正年少,匹马黑貂裘。”(此处再次致敬辛公弃疾!)

禅寺紧锁,我们多次拍门,终有一高僧为我们开门。此行之前,我们做了功课,了解到寺庙内并无佛狸祠遗址,只有带有“佛狸祠遗址”字样的文保碑。因此这次北上,无封狼居胥之志,仅为文保碑而来。文保碑其实很容易找到,但初次来访容易走弯路。我们用如下三幅图简述正确方法。

左上图是太平禅寺大门。进入大门,一直往前走,穿过中间的庙宇(左下图)。

过庙宇后,会看到右图之“景”。走过路尽头右边的那个木栅后,向左前看,便可找到被“扔”到一旁的文保碑,原为南京六合区人民政府在2013年树立。过庙宇后,会看到右图之“景”。走过路尽头右边的那个木栅后,向左前看,便可找到被“扔”到一旁的文保碑,原为南京六合区人民政府在2013年树立。

 

一个小小的文保碑,便是北魏雄主在南朝的唯一“痕迹”了,我们无限的怀古悠思之情尽在其中。颇有讽刺意味的是,我们来此佛寺,竟是为了寻找那个信仰道教的皇帝。太平禅寺下一片神鸦社鼓,文保碑却罕有问津,正应了同为中古粉的欧阳修之感伤:“百年之间,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。欲问其事,而遗老尽矣!“

note

6

陈霸先万安陵

陈武帝陵墓位于江宁区万安路与陈陵路交叉口附近的一片杂草田中。在上坊中学大门对面的右侧,可以找到一条比较隐蔽的小路(如下图所示)。从小路走进去就可以很容易看到第一个守墓麒麟。第二个麒麟与第一个正相对,但由于二者之间相隔一池塘,我们不得不从小路走出后沿杂草田旁马路绕至田另一侧,跨栏而入。

陈武帝陵墓位于江宁区万安路与陈陵路交叉口附近的一片杂草田中。在上坊中学大门对面的右侧,可以找到一条比较隐蔽的小路(如下图所示)。从小路走进去就可以很容易看到第一个守墓麒麟。第二个麒麟与第一个正相对,但由于二者之间相隔一池塘,我们不得不从小路走出后沿杂草田旁马路绕至田另一侧,跨栏而入。

@于谨按:越石大佬特意准备了长裤以防恼人的杂草从。我们要向越石大佬学习未雨绸缪的高妙智慧。


虽然杂草丛生,但还是能够一路走进来。有趣的是,杂草田边界处还可看到现代人所修陈霸先塑像。武帝一生“武以宁乱,英谋独运,人皆莫及”,“征伐四克、靖难夷凶”。出身寒微的他率领广州集团,不仅平息侯景之乱,还英勇反击北齐的侵略,在建康保卫战中大破敌军,彻底消灭了齐文宣帝高洋精心布置的南线兵团。近代学者朱偰先生在用英文介绍陈武帝时,用到了“南方政权的捍卫者”(Defender of the Southern Power)形容之,深得吾心。



note

7

卞壶墓与郭璞墩

此处我们补充南京市区内的两个不易发现的名人墓碣,希望大家不要错过。其一是朝天宫附近的卞壸墓,现存一文保碑、一石碑。卞壸是西晋名臣张华的外孙、权臣司马越的连襟,渡江后被晋明帝任命为托孤大臣。卞壸为人忠义,在祖约苏峻之难中与两个儿子壮烈殉国。而与此同时,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卞壸同为国之柱石、托孤大臣的一代名相王导。此公携二子撇下成帝单独逃跑。清朝乾隆皇帝曾表彰卞壸并为其题赠“典午孤忠”。

 
 



另一处是玄武湖景区内的郭璞墩。郭璞是东晋著名诗人、学者,擅长占卜,因为反对王敦谋逆而被杀害。郭璞曾有言“淮水绝,王氏灭”, 预示着琅琊王氏在南朝的世代冠冕。隋文帝灭陈之时,薛道衡还曾以“郭璞有言,江东分王三百年,复与中国合”为理由断定隋伐陈必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