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南京旅游攻略组

七家湾锅贴遍布南京,七家湾却不在了

南京生活研究所2019-12-02 12:50:29

在南京,有两大巨头遍布大街小巷——水西门鸭子店,以及七家湾锅贴。


你家门口没有黄焖鸡?没关系。没有沙县小吃?OKOK。什么?没有七家湾锅贴?说吧,你住高淳还是六合。


可以负责任地说,水西门鸭子和七家湾锅贴的数量,才是南京人衡量区域发展的最重要标准。



位于城南的七家湾,曾经是摊贩店铺聚集的商业中心,除了七家湾锅贴,还是美食起源地,蒋有记、李荣兴、安乐园、韩复兴……这些鼎鼎有名的老字号,都是从七家湾生根发芽的


而现在的七家湾,除了顶着回族居住地的头衔,似乎已经沉寂太久,成为一个丝毫没有存在感的地方。


除了旁边打钉巷的两家锅贴店,七家湾什么也不剩。



七家湾一边靠近仓巷,另一侧连接打钉巷,同为一条路,却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气质。



仓巷尘土飞扬,靠近仓巷一边的七家湾,高层小区、超市快销店,标准化的社区配备,像是从城市模板中复制出来的一样,没有半点老城的气息。


道路街区菜市场,满足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,就组成了城市的全部内涵。


除了围墙门头上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回族文字,如果把街道名字去掉,根本无法分清到底是哪个城市,哪个区域,哪条路。




红土桥菜市场里的人们在整理菜品,早晚有点人气,旁边古玩城也只有周末的时候热闹一点,白天附近少有人走动。就算是千方百计想要为这条路找到一个概括性的特质,最后也一定以失败告终。


走过整个七家湾,没有遇见一家“七家湾锅贴”。


七家湾乏善可陈。就连旁边五中的人,也不知道七家湾的存在。



另一头的打钉巷,草桥清真牛肉锅贴扁食店和李记清真馆分别坐落在打钉巷的两头,店里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回族人,来回走动,热气腾腾中挥舞着铁勺,为今天的锅贴馄饨忙碌着。



师傅转动锅贴的手法异常熟练,金黄的锅贴在菜籽油的冲刷下,冒着阵阵菜籽的清香,咬一口外酥里嫩,一点都不觉得油腻。




两家锅贴分出胜负,有人说李记的锅贴更好吃,但草桥家的牛肉汤更入味,也有反着说的,总之,两家店都好吃,不如轮流吃吧。



慕名前来吃锅贴的人很多,来的最勤的还属附近的居民,吃完还不忘给店里打广告,“我们老南京人就认这家锅贴,全南京首屈一指。”


清早,两家锅贴店里就坐满了吃早餐的爷爷奶奶,带着孙子孙女,吃完直奔学校。也有上班的年轻人,会在刚排到队的时候,就急着说二两锅贴打包。


吃锅贴是七家湾人的日常。




靠近七家湾的打钉巷,左边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,右边是城南典型的低矮的平房,两侧产生强烈的对比。平房多年不变,高楼大厦是拆迁后诞生的,这样的结局似乎预示着城南这一片的未来。


右侧的打钉巷就像过去的七家湾遗留下来的残魂,透过两家老旧的锅贴店,或许能窥探些许过去七家湾的样子。




七家湾的过去,就像这两家正宗的锅贴店一样,曾经是全南京的焦点。


现在提起七家湾,人们的第一反应是锅贴,早年老南京人会告诉你,七家湾呀,那是个买牛羊肉的好去处。




曾经的七家湾饮食业非常繁荣,这里的回民开了众多小吃店,以七家湾为中心的城南一带,众多比较著名的穆斯林茶食店聚集,各式各样的饭店摊户上千家。


那时,七家湾是个便宜又能解馋的大IP,一顿热气腾腾的锅贴,美味吃进嘴里,饱腹感十足,回家的路上满足又妥帖,是很多年过去都忘不了的记忆。




七家湾的记忆是和老城南的巷子是连在一起的,清早买菜第一站就在七家湾,牛羊肉铺子前排起了长长队,无他,只因七家湾的牛肉是全南京最好的。


和牛羊肉宰杀联系在一起的,还有评事街的皮革制造手艺,因此过去的评事街就叫”皮市街“。


那时的巷子里从不缺人气,闲来无事的老人们三三两两的在路边聊着天,小孩子在巷子里串来串去,临街搭个小凳子玩桥牌看热闹的很多,偶尔有手艺人、卖货郎路过,就是磨剪子、馄饨摊,大家也能围观热闹一番。



(现在的评事街)

城南还是全南京的商业中心,地位就如今天的新街口,七家湾因回蒙少数民族聚居,而发展起来的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吸引来众多人流,也成就了自己的地域特色。




曾经在这条街上吃过的美食,渡过的时光,都还在记忆里,原先的街巷却丝毫不见痕迹。


评事街一拆就是十年,早已面目全非,再过个十年,只怕南京有城南,却没有老城南,就像现在遍地七家湾锅贴,却没几家是正宗的了。



现在的评事街

食物是最温情的东西,变成市场机械复制下的产物后,便失去了温情的内核,如同这些街道,还是原先的地点,面貌已非昨日。


七家湾锅贴遍布南京,七家湾再没有锅贴了。



•END•

南京生活研究所原创发布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

往期推荐